有時候想想人真的是犯賤阿! 明明好好的日子不過,偏偏要去找些看似很有意義其實把自己推入火坑的事做。 就是會有神經忽然對不上線,突然想著要"上進"。或因為這樣做會對以後的我很有幫助之類云云。很不想承認,可是我就是偶爾會這樣秀斗。結過就是,在我不需要的情況下,選了300lvl最難的日文文法課。因為我想 “應該要再多練習練習日文了阿! 去年一年都沒有唸日文呢!”。然後,我就很開心的唱著歌自己朝向火坑的路前進。一路上還不斷稱在自己的睿智與成熟,孰不知這一步錯,就將萬劫不復阿。

而火坑為甚麼可以稱之為火坑呢?那是因為裡面有火阿! 也就是說,因為有火,所以人跳下去會被燒死,而JAPA334的火是誰呢?不是別人,就是JAPA334的指導教授日先生。

日先生長的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說話溫溫和和臉上也總是帶著笑容。年約35+,標準的日本中年人中圓統體型。微長的頭髮,一直是有點亂亂的長在那帶著黑框眼鏡的臉上。 永遠是穿襯衫皮帶西裝褲加球鞋,我很懷疑他有沒有其他類型的衣服。還有為甚麼西裝褲是佩球鞋阿?) 很明顯易看就是在女人堆裡一定吃不開的型。有點 "媽媽的寶貝"<註1>的感覺,相信也是好人卡的收藏家。是大學新從日本原裝進口百分百MIJ<註2>的新教授。

不過這些都不至於讓日先生成為烈焰。畢竟要怎麼穿是個人自由,我也有一早起來沒空洗臉抓了短褲T袖套上拖鞋就急衝出門。吃飯時間都不夠了,哪還管得到今年秋冬的最新流行是甚麼。反正沒露胸露鼻毛,不會走到一半被警察攔下,起訴我妨礙風化,誰管誰穿甚麼阿。你高興女扮男裝,男扮女裝<註3>,盛裝出席任君挑選,甚至COS PLAY都歡迎之至。

至於為甚麼我們教室裡面的火會如此熊熊燃燒之原因是,他,是一位毫無經驗的菜鳥教授。

日先生完全顛覆了我在OTAGO習慣的日文系。日先生開始了他新的方案。那就是沒有方案!!
日先生要我們自己投票,決定今年要學的題目。(從7個主題裡面挑3個) 老師不是都要排好進度表嗎?這樣是不是有點太民主了阿? (太民主也被抱怨...人真是....唉~:P) 

而學分配置變成:上課參與度與作業佔 30%,report1 佔20%,report 2佔30%,年底考試佔20% 學年總成績。 年底大考才佔20%,我一向都是靠考試拉分數的! 聽到這我心都涼了一半。 他接著繼續屠殺我們的腦細胞。 REPORT 1&2 不用想,全用日文寫。 要求最少1200字,最多可到10000字。 我說日先生你的範圍會不會太廣了!??  再來才是經典的,日先生說要向日本大學生看齊,將期待我們寫出正式的有大學水平的文章。我已經倒地不起,口吐白沫。最好是我們能有到那個水準,如果說我現在能寫出小學生的水平我已經偷笑了。還大學生哩!!??? 根本就是強人所難,日先生對我門班上的水平完全沒有一點概念,很單純的把我們的能力與"日本"大學生送作堆! 這好比現在要我去參加冬季奧林匹克滑雪競速項目,根本是要我去送死。

而更妙的是,日先生上課並不愛教課。而是希望我們討論。也就是說我們要自己回家看完文章 (OK~ 大學生應該的),然後把心得帶來上課,跟大家交換。但是,就是沒有文法講解?! 倒是很隨性的有人問,就忽然多個不屬範圍內的文法在白板上。或是莫名奇妙的單字,不過不要考老師漢字唷! 因為老師常有寫不出來的時候。這時班上的關西女/男 就會帶著他們的日文翻譯機,從背景裡殺出重圍拯救日老師。又或中國古典女已經用字典查好某個日先生不懂的單字翻譯提供給大家。而至於課本裡的東西! 請自己念吧! 忘了說~  這個班上的程度真的是參差不齊阿,而我很不幸的就好死不死是墊底的那幾個吧! (鬱悶) 難道事隔一年真的就人事全非嗎? 不要啦~~ (拉住青春的尾巴痛哭)

如果你問我考試會考甚麼?!很坦白的說,開學到現在四星期多,我對將會考甚麼一點也不清楚。 
不過,也不重要,反正只有20%,哀悽。

話說某天,上課偶爾交換意見的大象妹 <註4>,在偶一下課後的路上我們意外有默契的抱怨起日先生。本來只有點頭之交的我們,再那一瞬間忽然間成了十年來的好友,死黨,同盟。哪種同甘共苦的情誼是點滴在心頭阿。大象妹在開課第二天就因為日老師的交作業格式與他在教室內槓上,堅持說日老師是在浪費我們的時間<註5>。(其實我是打從心底同意 大象妹的說法,只是CHICKEN 如我只有在心裡替她打氣,吶喊) 
至此之後,大象妹感覺到日老師似乎有意無意就會”釘”她。

[ 你也看到了吧!!? 他根本就是故意嘛~ 就只針對我 ] 
大象妹還在為今天日先生在教室內的行為相當不滿。日先生似乎只要唸到稍為艱深的字就會當眾主動問象妹是否了解,讓她覺得相當丟臉。

[ 恩,他得確有點。至少我從沒看他問別人,我想他是怕了妳了啦! 先發制人,免得你又反過來嗆他。] 
我半開玩笑的說。

[ 他真的完全不會敎,甚麼都是最後一分鐘才搞定! 真不愧是最後一分鐘請來的。] 
大象妹用鼻子吐出一口惡氣。

[ 最後一分鐘請來的?] 啥ㄚ?

[ 你不知道嗎? 之前大學是應聘另一位日本籍日文老師,誰知道我們那麼 “遂”,那位老師的簽證在最後一刻出了問題,大學在開課前一星期才找到日先生來替補。 妳說他不是最後一分鐘請來的是甚麼? 根本濫竽充數… 日文系大概是教師裡水平最爛的啦! …….. ] 省略 接下來10分中 大象妹一人不滿地喃喃自語。

[ 甚麼?!! 原來我們的日先生是替補上來的!!]  我的眼淚直直要流出來,哇那價命苦啦!!! 

[ 你才知道阿!]  大象一個白眼橫掃過來。
[ 唉~我是必修不得不修阿!只能認他宰殺阿!] 大象妹無奈的看著我。

[ 我…我…. 我只是缺分數,
想說在來複習一下日文,哀,誰知道,我當時一定是瘋了!] 我開始自願自哀起來。

[ 你真的瘋了!!]  大象妹毫不留情的一掌揮過。

我倒地不起,大象妹輕鬆踩過我的屍體瀟灑離去。

這並不是我一人的偏面意見,對日先生的不滿已經是班上同見面的招呼語。大概全班除了中國古典妹,關西女和關西男他們三人會沒有意見吧! <註6> 菜鳥教授可以是好人,菜鳥教授可以很好相處,但是菜鳥教授不會敎課,因為他是菜鳥。就算你是MIJ, 菜鳥還是菜鳥。實在是不能怪我們怨你阿。

日老師還有個很有趣,讓我們很無奈的口頭禪。只要是他不懂,要帶過,不想回答,回答不了,又或趕時間時;

用英文,
[ anyhow。。。點點。。]

日文時,
[ まあ,いいが。。。] <註7>

當我們聽到這句時,就知道問題又得不到解答啦!! 他又將毫無邊際的說下去,那些我們似懂非懂,好像又不再教課題材裡面的東西了。

雖然說有諸多抱怨,但日先生還是很努力在教學的。只是大多都說不到重點阿! 有時候,做不好,還不如不做,這就是所謂的幫倒忙吧?! 日先生,加油阿!


我真的不想要延畢啦! 跪求~~~~



小T角落 説:
1.原文為” mummy’s boy”
2.Made in Japan
3.不要懷疑,我們大學裡真的有,有位有名的奇異鳥男,常穿著黑裙子,擦著大紅色的口紅,頂著學生妹的頭在校區內晃蕩。 據說還有另一位,尚無緣親眼見到。
4.大象妹以奇異鳥人來說其實並不算胖,只是她的大動作讓我聯想到行動中的象群。
5.日先生之前堅持要我們把寫好的作業,用文書處理器打成電子檔再傳給他。
6.關西女/男 應該算是日本人吧!? 至少日文算是母語。有沒有上課對他們根本沒差。當然沒有抱怨啦! 中國古典妹 是個奇人,有機會再詳細介紹她,所謂”氣質古典”人是不會抱怨的啦!
7.發音為ma~ ii ga 即為就先這樣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uan0110 的頭像
hsuan0110

蘋果菓子

hsuan01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ulala1127
  • 阿門...<br />
    <br />
    碰到如此天的教授<br />
    我只能為你禱告了小娜 :P<br />
    <br />
    加油....要撐住啊<br />
    <br />
    我對中國古典女友莫大的興趣....哈哈<br />
    下次請記得寫她的故事啊
  • hsuan0110
  • >>LULALA<br />
    嗚嗚嗚~對吧對吧~ <br />
    一生如此有幸遇到如此這般"不同"的老師,<br />
    每天痛哭流涕是必備功課! T_T 已經麻痺到一個程度開始同<br />
    情我們日老師了!!<br />
    <br />
    哈~中國古典女真的是個經典人物,我還在琢磨要怎麼下筆,<br />
    一定會寫上來跟你分享的! 呵呵~ ┐^.^┌
  • LaTTe
  • "新的方案....就是沒有方案" XD<br />
    <br />
    哈哈, 真不知道該說這位日先生<br />
    是剛上任 怕出亂子 所以民主的先"test-trial"一下<br />
    還是說剛上任所以充滿了熱誠<br />
    要把妳們通通當成日本大學生來教哪!<br />
    <br />
    加油加油, 小娜加油<br />
    (不過, 妳一定沒問題的...<br />
    應該跟妳一樣替日先生加油才對XD)<br />
    <br />
    p.s. 我也想聽古典女的故事~(期待中)
  • hsuan0110
  • >>Latte<br />
    每上他一堂課就多一份不安阿~<br />
    <br />
    不過像天空君教我的;要用積極思考;<br />
    一定順利畢業,日老師會越教越好,每科都拿A阿~~!!<br />
    <br />
    哈!<br />
    <br />
    不然我活不下去了... (啜泣)<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