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很好,雖然偶爾還是會寂寞。
不得不承認很多習慣已經寫到身體的細胞裡,在不自覺時展露。
伸出來的手,期待與另一雙手交合,餐廳裡,習慣一起分享美食,習慣把下巴跨在你的肩膀上,
習慣暖暖的體溫,習慣臨別前的一句問候,一個吻,習慣對著你小孩子氣,習慣賴皮,習慣依賴,習慣你的一切。
像是身體裡的DNA般,那麼自然,如此理應這般。

想念,變成一種折磨,

開始會找機會狠狠糟蹋自己的精神,破壞自己的理智。
並不喜歡香菸,但給了自己很多藉口去適應它,還是不喜歡香菸,卻在這種時候很想念他。
每吸一口,心理的難受就淡一分,每嗆一口,眼淚就多掉一顆。
嘴裡的苦澀似乎化掉了心底痛,吐出的白煙,畫成長長一道,像吐出的想念,很快消失於黑幕中。
黑夜裏點著的香煙特別亮眼,火紅色的光點,一點點蠶食一些些剝落,看著那小小火光慢慢燃燒,
最毒的,不是吸進去的那口,而是夾在手上不完全燃燒時的現在,它像思念般荼毒我的神經。
看著火光,所有的不愉快與孤寂,慢慢被燃盡,願於捻熄香菸那刻煙消雲散。

一個人在朋友家的院子裡,夜晚的風很涼很冰,奧克蘭的星空似乎沒有這麼亮,
坐在長長木頭板凳上,盡力把胸腔裡剩餘的餘煙吐盡,吸進大口冷冽的空氣讓肺隱隱作痛,
說好的,我們是如此約定,牽著手,淡淡的說。
只是當下太美好,不需要未來的承諾,依靠著彼此的體溫,一步一步的走,牽在一起的手搖晃,在這同個星空下。
心底被重重的壓著,臉上卻還是可以笑笑,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我不止一次的這麼想。

現在想起來,那像是在異世界裡做的夢,
醒來後伴隨著,是咬牙隱忍的痛,和神情恍惚的後遺症。
還沒辦法把自己從這些習慣裡抽離,卻被逼著一直前進。

我想,
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去習慣不習慣。

捻熄的菸頭,落在腳邊的草地上,

手指還留有濃濃煙味,厭惡的皺了皺眉,握著還剩半盒的DUNHILL,
希望我不要習慣這種感覺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uan0110 的頭像
hsuan0110

蘋果菓子

hsuan01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